江蘇旅遊網
江蘇省文化和旅遊廳
Language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悅讀江蘇>發展風采
發展風采

時至改革開放的當代,開放包容的精神氣質在江蘇人身上繼續得到淋漓盡緻的展現。江蘇以其大胸懷和大視野,接納了數以千萬計的農民工兄弟、大學畢業生以及各類人才在此安居樂業,他們成為當代的“新江蘇人”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在改革開放的實踐中,江蘇借天時地利人和之優勢,大力度引進來,大跨步走出去,大手筆打造開發園區,把開放型經濟做成了一大特色和亮點。2003年開始,江蘇的到賬外資和進出口總額已連續11年位居全國首位和第二位,去年分别占了全國的1/4強和近1/7,國家級開發區總數和海關特殊監管區數量也為全國之冠,昆山在全國率先自費興辦開發區的故事更是廣為人們稱道。開放包容是一種涵養,一種氣度,從本質上來說,這是源于對事理的透徹認知。江蘇人明白,自己的發展離不開國家總體變革與進步,離不開兄弟地區的支持和幫助。江蘇人以感恩的心情銘記這一切,并把努力回報作為發自内心、義不容辭的義務。正因為如此,江蘇在内部逐步形成了政通人和、上下同心的良好局面;在外部也逐步形成了較為密切、親和的地域關系和人際關系。這一切猶如一種氣場,它看不見摸不着,但卻是一種客觀存在的條件和力量。江蘇的确具備了這麼一種氣場。

21.jpg

江蘇人的務實,更多地體現在對實業發展的孜孜追求上。早在明代,中國資本主義萌芽——“機工”便出現在蘇州地區。近現代,傑出的民族實業家榮宗敬與榮德生艱辛創業,成為上世紀二、三十年代中國的“棉紗大王”和“面粉大王”。上世紀七、八十年代,蘇南人民自籌資金、自找原料、自找市場,鄉鎮企業異軍突起,靠的是“四千四萬”精神,靠的是在計劃經濟夾縫中求生存的勇氣。蘇南鄉鎮企業的發展史,就是一部蘇南人民求生存、求發展、求富裕的創業史,就是一部不畏艱難、不斷開拓的奮鬥史。他們就像四處湧流的水,哪裡有縫隙,就會滲透到哪裡,能把厚土泡透,能将堅石滴穿。即便到了今天,我在與江蘇幹部群衆接觸時,他們仍然感奮于那段筚路藍縷、艱苦創業的曆史。曾經共同經曆過的“集體記憶”,正在沉澱為一個區域的精神文化。

水是生命之源、生産之要和生态之基。有水的地方,就有生命;有水的地方,就有生機。農耕文明發祥繁盛之處,皆為淡水資源豐富之地。一旦淡水資源貧乏枯竭,文明就會走向衰落甚至消亡。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。而江蘇所處的長江下遊一帶,水草豐茂、土地平沃,有魚鹽之饒、舟楫之利,經孫吳、東晉、南朝的大開發,逐步成為經濟發達之地,“賦出天下,而江南居十九”。待海洋時代到來,得益于大江大海的獨特禀賦,江蘇近代工商業發展也遙遙領先。進入改革開放的新時期,江蘇抓住機遇、砥砺奮進,一躍成為改革開放的先行區和鄉鎮企業的發源地,市場化、工業化、城鎮化進程都走在了全國前列。可以這麼說,江蘇人依水而生,江蘇城市依水而興,江蘇發展依水得勢,江蘇文化依水揚名。正是得水之利,江蘇才成為有活力、有合力、有實力、有潛力、有魅力的地方。

水是柔和的,但柔中帶韌,柔中藏鋒,以柔克剛,無堅不摧,用一種溫婉的方式展現生命的氣度、力度和硬度。由水及人,就是一種銳意進取、開拓創新、百折不撓的精神特質。

曆史上,北方移民跋山涉水來到這裡,等待他們的不是遍地稻菽,而是遍布的沼澤和濕地,開墾起來實在比拓殖黃土地費力艱辛得多,但北方的混亂斷了他們的後路,他們惟有面水一戰,苦心孤詣地在太湖流域建起既可蓄水灌溉又可排水防澇的圩田。本來移民都是較有開拓精神的,特别是在安土重遷的古代,千裡流徙開闊了他們的眼界,艱難困苦淬煉了他們的意志,生産實踐又激發了他們的智慧,薪火相傳,也為其後人留下了開拓的因子。

與拓殖農耕的先民一脈相承,後世開風氣之先的江蘇人也為數不少。明代江陰徐霞客在外遊曆三十年,足迹遍及今天的十六省,風霜雨雪、險峰絕谷、毒蟲猛獸、強盜土匪不知遭遇了多少回,但其探幽之心不渝,遊曆之志不改,為後人留下了巨大精神财富。到了近代,清末狀元張謇以“父教育、母實業”為己任,在江蘇很多地方都留下了足迹和業績,比如以水利為專長的河海大學,中國民族工業史上赫赫有名的大生紗廠,還有頗具近代規劃理念的南通城,等等。中國曆史上的狀元不勝枚舉,但像張謇這樣因開風氣之先、影響一座城幾代人的似乎沒有第二人。

20.jpg

徐霞客家鄉有個華西村,是改革開放後舉世聞名的華夏第一村,老書記吳仁寶雖然已經仙逝,但他的事迹和精神卻将長存。我覺得,縱觀吳仁寶同志一生,别的不說,艱苦奮鬥、不畏艱難、開拓創新的精神是極為鮮明的,拓荒坡為平疇,買磨盤建磨坊,建小廠蓋大廠,合小村建大村,這些事現在看來似很平常,但在當年卻需要不一般的膽識。其實,改革開放以來江蘇不同時期為人稱道的華西精神、“四千四萬”精神、張家港精神、“昆山之路”精神,都可以濃縮淬煉為“創業創新創優、争先領先率先”的新時期江蘇精神。

19.jpg

誠然,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,任何地區和個人均不可能事事占先的。江蘇人明白這個道理,他們在奮力争先的同時,總是保持着一種清醒和自省。這種客觀科學的态度與開拓進取的精神相得益彰,便是江蘇文化的一個特質,也是江蘇持續發展的精氣神所在。

——節選自回良玉《我所認知的水鄉情韻》